首页 > 财税资讯 > 创业资讯

进击的税务人生:谁透露了这个机密

发布时间:[2017-12-04]来源:问天财税

  进击的税务人


  这些小故事,讲述企业税务职业经理人的起起伏伏,权当饭后小憩的点心故事了

  故事说-谁透露了这个机密

  有时做税务工作,就像搞谍战。我们从不因为懂得多而致富,但我们却常常死于知道的太多。

 

  “莱总,我对上海一点不熟悉,这次在外滩找了一个新开的W酒店,离你公司近不近啊。有时间我来走动一下,莱总不能不接待我啊。”

  突然收到开发区招商局小陈妹子的微信,我顿时有点局促起来。想了又想怎么回复,但迟迟没有下笔。

  这次总部的董事对最后在哪里投资的事十分重视,我全程陪同董事在过去的几个月里在江浙一带的开发区四处游走。这是一次计划投资额在10亿的大投资,由于大中华区的业务发展在过去五年飞速,越来越多的跨国企业将战略重点放到了中国。本来投资建厂这种事一般都敌不过中资企业有经验,但是总部在上一轮的合资谈判里谈崩了。于是,几个老外带着我这个中国人,开始了独自谈判之路。

  作为企业的税务负责人,我的任务很简单。全国各地的税收政策如今都没有啥地域优势了。除了新疆西藏,深圳前海,西部大开发等少数地区借着改革红利还有更低的国家颁布的税收优惠政策,各地的税收政策都是中性的,不鼓励恶性竞争。但是,当你把税交完后,你可以再和各地的招商引资局进行财政扶持的谈判,而这个谈判,完全靠谈啊,各地的政策百花齐放。

  于是我认识了小陈。小陈是个大学刚毕业没多久的妹子,却已经是某地招商局的副局长了。我们去这个地方的时候,小陈用难得的流利英文,给我和总部的董事,都留下了很好的印象。一般招商局的人都是些中年人了,拿着那个保温热水杯,大家自己脑补一下,很少遇到小陈这样年轻的后辈。

  其实总部一直在两三个开发区的最终决策中游走,并没有决定到底选择哪个开发区。我们在和开发区谈判的过程中斗智斗勇,所有的商业谈判都是持久战。说白了,开发区希望你增加投资额,就可以给你增加税收返还,而企业,就希望在现有的条件下,用最小的税收承诺,拿最大的财政扶持。于是,饭局,酒局,商业谈判,莱纳斯都全程参与。有时和招商的人喝酒喝的烂醉,也是常有的事了。

  招商局的人不是傻子,他们永远不会亮出底线的最后一张牌。开发区之间为了避免恶性竞争,相互都会通气,比如,A地的开发局局长认识不远的B地的开发区局长,大家就会相互打电话,试探对方的底线,还半开玩笑的让对方不要把底线亮给企业,然后知道了啥分吹草动,就立马闭门研究下次和企业的谈判策略。

  因此,到底企业目前走到哪一步了,在哪几个开发区之间博弈权衡,企业的底线是什么,成了商业谈判中最大的机密。

  我,

  就是掌握这些机密的王的男人

  小陈在前几次的饭局里,好几次给我敬酒,都表露的特别热情。虽然决策者是老外,但作为全场唯一的中国人,领导和小陈似乎一直把我当成突破口。

  只可惜莱纳斯天生是个木头人书呆子。小陈每次都很聪明的要套话,希望至少从我口里听到我们目前中意下一轮谈判的开发区,但是都被我装傻没有接话。小陈还快递了我一箱大闸蟹到公司,我收到快递的当天就退了回去。

  “莱总,这是我们刚从阳澄湖捞出的大闸蟹,只是让你尝尝,你怎么还真给退回来了呀。”

  “谢谢小陈,我不吃大闸蟹的,你客气了。”

  于是出现了第一幕。我在想,这妹子真是拼命啊,知道我们每次都是司机开车送我和董事从上海开车去他们开发区,也不在当地留宿,开始主动到上海来单独约我探我虚实了。

  有一秒钟,我的头脑里想,也许人家小陈妹子就是想交个朋友,或者就是真的到上海来过个周末,只认识我这个当地人,所以联系了我。

  但是,做税务的人,天生有种正义感。考出CPA之后,我就一直觉得我是国家正义的卫士。我不能做任何违反职业道德,满足个人利益,牺牲公司利益的事。我要经历住社会对我各各方面的测试,我要做到360度是个正直的人。我连给自己万分之一犯错误的机会都不能有!

  “小陈啊,你有时间就去外滩走走,我正好现在不在上海,这次就不能陪你了。” 我很干脆的回复了这条微信。

  几天之后,董事会突然很紧急的开了一个大会。参与投资谈判项目的人都参加了。会议主题就是谈保密在工作中的重要性。

  气氛很凝重,貌似我们有哪几个意向开发区的机密被泄露出去了。

  我刚正不阿的参加了这个会议,用我挺齐的背脊,和冷静的发言,面对了所有老外的眼神。我时刻都感觉当时只要气场输了,似乎就会被当成认怂了。

  没多久,我们都知道了是谁泄露了这个机密。那就是我们在上海拥有多套房产的司机大叔。

  在一个去开发区的会议过程中,开发区当地的司机大叔递给我们司机大叔一包烟,然后说,大哥,你们真是辛苦啊,这么热的天,你看你天天开这么远的高速啊。我们的司机大叔一下子觉得很温暖,平时搭着一堆老外话也不能说,终于有人来寒暄了,于是很自然的把那一周去过哪些地方,接下来还要去哪些地方,全。。。说。。。了。。。

  一个时刻守口如瓶的机密,就这样被透露出去了。于是谈判我司开始走了下风,开发区之间大概通了消息。商业战场就是这样,既是敌人,又是朋友,这是最好的开发区关系的解读了。

  这个故事,应该叫做猪一样的队友比较好。司机大叔,你说呢?

  做税务就是这样,我们常常会面对很多的机密。比如,合并收购尽职调查阶段的机密,合资谈判中的机密,公司业务分离过程中的机密,合同价格条款的机密等等。我们时刻都保持着职业操守,给出最专业的税务意见,帮公司减少税务成本,促成各种交易。但是,我们从没有因为提前知道这些机密发财致富,恰恰相反,我们有时因为没有守口如瓶却丢了饭碗。

  时过境迁,我始终相信,如果这些还未确定的信息透露出去,有可能会导致一项战略失败,又或者,业务部门重组和分立提早泄露,会导致人心惶惶,甚至影响家庭的幸福。


分享到: